1. 首页
  2. 资讯库

Mokayish.《山鸣》

嘘。

他听到了声音。声音,在口腔震动,他的牙齿宛如被铁棒轻敲着,发出酸刺的痛感,还有一点麻痒。

声音如饮下了水,灌入体内。心脏,像是被针线穿入后拉扯、拍动,它一下停滞,一下剧烈碰跳。气管收缩、肌肉抽搐,骨头与血管与关节,开始不是自己的了。

他轻声,比了安静的手势,要他的孩子们藏在屋内,不准出来。

他关上门,以石头与木削成的棍子,从外头将房子每一处门窗、缝隙,死死封住。他安慰着躲在里头的孩子,等他回来,就会移开。

 

走在山间小路里,他看到路边到处都是,眼与嘴与耳朵蔓延着浊黑液体的僵硬尸体。他们是阀木工、登山客、猎人、采集者,各种身分,都有。同样的是,他们都被山鸣害死。也许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也许那些隐藏在山里的聚落村庄,还死了更多人吧。

这样下去,这座山会没有人类。

 

他继续深入,直到他来到一处裸露的岩垣崖壁。这里没有树,没有草,也没有任何生物,只有岩石与灰白的尘土。

一只在路途贴附到他脚上的蜈蚣一发现他抵达的目的,便立刻窜下地面,想要逃跑。

但是来不及。

灰尘扬起。他看着蜈蚣随着拂过的灰尘一同被某股无形的力量捕捉,带走。

 

他伸手,抢走蜈蚣。

放入嘴里。

咀嚼。

 

「你做太过头了。」他边说,边脱下祂的人类外皮,露出祂那难以辨识的浑沌外型。「这里是我的猎场。」

祂拿着长枪,走向一颗不起眼的岩石,然后狠狠刺下。

山鸣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不过它的声音不再对祂产生任何影响了。

「这是警告。在我喂饱我的孩子并让他们长大以前,你都不可以发出声音,不可以用你的声音杀人。」祂停顿一下,说。「如果听明白了,就给我闭上嘴。」

山鸣安静了。岩石以流出浊黑的鲜血,向祂表达承诺。

「很好。」


 

 

 

的图片

Andreia Alexandre on Unsplash

 

Mokayish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uantea.com/suibi/1235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