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故事|两个男人死前的二十四小时


 

 

 

的图片 第1张

Photo by Ines Álvarez Fdez on Unsplash


「认识。」

刚下班回来,就看到楼下拉上了封锁线,然后就被警员截住问话。

远处那个趴在人行道上的男人,此刻的面目已经血肉模糊,晕染了一地池塘般的血,还不知道掺了些什么,就像西红柿肉酱一样。

今晚应该睡不着了。

但我还是认得他,因为他穿着跟二十四小时前一样的衣服。那是一件被汗迹晕染、由纯白变啡黄的背心,下身是一条破洞牛仔裤,此刻都被染得鲜红。

除了他,我们这个楼里就没人这样穿了。

「他就住在我对面屋。」

二十四小时前,我刚下班,他也刚回屋,我们还打了声招呼。

我跟他不熟,就是邻居的关系,但是他也挺亲切的,每天早上上班碰见了会主动跟我打招呼,要不是他主动,我还会装作看不见。

「他的职业……大概是工地的工人吧,或者是装修工,看他每天回来衣服都会沾上些泥污。」

每次下班的这个时间点都撞上他。

在同一部电梯里面,他拿围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着汗,身上的汗臭味总是掺杂着一股土腥味,扑面而来。

我努力憋气,可他却总有一搭没一搭问长问短,我也只好敷衍而不失礼貌地应几声,不动声色地憋一下气又小心翼翼呼吸,免得他尴尬。

「他家里没什么人来往,应该没有家人吧。但是似乎有个朋友,我见过几次。」

他那个朋友来过几次了,几次都是下班时间两人一起回来的,都是一样的工人打扮,于是电梯里面的酸臭味成倍上升,那种刺鼻的味道简直是熏得令人作呕。

幸运的是有另一个人在,他跟我热情地打声招呼后就扭头跟那个人说话,我也能一直憋气。我小时候是练游泳的,所以憋气一两分钟不在话下。

「对了,二十四小时前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那个朋友。」

昨天还挺不对劲的,他进电梯后没有跟我打招呼,也没有跟他朋友说话。两个人一声不吭,二脸严肃,气氛凝重压抑得很,就像是暴风雨的前夕。

一如既往,我憋了长达一分钟的气,出电梯时快步离开,与他们拉远距离,然后再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

我正用钥匙开着门,他们也跟了上来。他好像这才看见我,跟我打了声招呼,然后转身在对面屋开门。

他的朋友在他身后,从口袋里面拿了包烟和打火机,甩了几下烟盒,然后取了一支烟,啪嚓的点了火,叼在嘴里。那呛人的烟味顿时在这局促的楼道里扩散,于是他暗骂了那朋友一声,似乎是闻不得这熏人的味。

我进屋关门,正脱鞋,就听见对面屋如雷般砰的一下大力关上了门,那瞬间把我吓愣了。

「异样么,昨天他那屋里传来了争吵声,我在厨房里也能依稀听到一些。」

那时候我正在切菜,厨房旁边就是薄薄的一扇门,我们两个屋子靠的近,他们又吼得大声,自然能听见。

我听见他们说了什么借钱啊还钱啊,失业啊陷害啊什么的,他好像还挺激动的,声音比他那朋友还大声,我从不知道平常看起来和善的他可以发出如此愤怒的吼声,挺吓人的。

他们吵了十分钟左右,应该还动起了手,有摔东西的声音,然后就突然静下来了。

说起借钱这事,他以前在电梯里总爱牢骚,也有跟我提起过。

好像是有个朋友借了他好多回钱,却一直没还,还总是欺负他老实,在工作上占尽便宜,他说的时候还咬牙切齿呢。那朋友也是有点缺德,看上去就不是可信的人。

「之后我在炒菜,就再也没有留意有什么声音了。」

倒是半夜起床去厕所的时候,对面有轻微的关门声,声音太轻了,也许是楼上磕碰的声音。

不过,今早上班时却没有撞见他,平常这个时候他应该也要上班啊,所以那时候也觉得有点奇怪。

「他那个朋友的样子……啊,眉角有颗大痣,长毛的那种,所以印象特别深刻。打扮嘛,和他差不多,就是背心牛仔裤,脚上是邋邋遢遢的工靴,腰边挂个黑色腰包。啊!就是刚才那个工地的新闻上描述的那个尸体的装束。」

今天下班回家,在巴士上看新闻,就看到一个尸体发现案。

本来这种事情挤在一堆热度高的新闻之中是毫不起眼、一碌就过,毕竟都事不关己,没什么新鲜的。

但是那工地照片好熟悉,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球,就点了进去。那个工地是我们小区附近的,听说是要建地铁站,还在起步阶段。

那新闻说,早上在工地发现了一具尸体,据描述,那尸体穿的就是背心牛仔裤,心脏前面有一个血洞,直径像水果刀一样大,这毫无疑问是一桩谋杀案。

如果今天早上没有下那滂沱大雨,也许埋在泥土里面的尸体不会有人发现吧。然后工程会继续,在他身上插满钢筋铺满水泥,盖成一个地铁出口,然后无数人进进出出踏过他的身体……

现在看来,那尸体可能是他的朋友?不会是他一怒之下杀了他的朋友吧……

 

 

 

的图片 第2张

Photo by Michael Benz on Unsplash

「谢谢你的口供,我们会继续调查。」

线索还挺多,局势似乎明朗了,那起尸体发现案可以跟这桩跳楼自杀案合并处理。

这位面目模糊的死者,应该就是刚才那位先生的邻居了,也就是杀死今早发现的那具尸体的凶手,二人是有金钱纠纷的同事关系,嗯,或者是前同事。

至于为什么他要自杀……

「走,我们上去屋里搜查。」

我们撞开了门,此时天已经全黑了,屋里的帘子还拉得密实,门口楼道里的黄灯一下子照进屋里,昏黄的光描着家具的轮廓。

但电视机是开着的,在这黑暗之中显得特别突兀,它只有画面没有声音,画面中是两位坐得端正的主播 — — 他自杀前在看新闻?

我们警车到的时候,他就刚好跳了下来……

我叫他们开了灯,直接走进厨房里,找到一把水果刀。上面干干净净的,我凑近了闻,还是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的;

再走去厕所,打开马桶盖,马桶里面有淡淡的粉红,应该是冲不走的血迹;旁边那个拖把更是染得鲜红。

凶手杀人后,曾清理凶杀现场。

我再走回客厅。

电视机前的茶几挺乱的,上面有吃到一半的杯面、喝到一半的可乐 — — 自杀前在吃晚饭么,还看电视……

那么,他应该是看到那工地发现尸体的新闻,又听到警车声,慌张之下才逃到天台上。

可惜啊,怎么这么傻呢。

那罐可乐旁边还有一包烟和打火机,烟盒包装早已拆开,里面空了几支烟,旁边还有不少烟灰。我俯身看了看旁边那垃圾箱,果然有几支燃到一半折了的香烟。

我这才闻到有阵淡淡的烟味仍在密封的屋里萦绕。

转身看了看沙发,一个黑色腰包就在上面,沙发下面还有一双沾满泥土的工靴。

我皱了皱眉头,这凶手……

「小明,你去确认楼下那死者身份。」

「叮!」 这时候收到了讯息,是局里传来了工地那死者的照片 — —

他的眉角,并没有长毛的大痣……


 

言冰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uantea.com/suibi/1260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