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学历与成就的迷思:信息泛滥的时代,我们真的能够成为自己吗?

 

 

 

的图片

应该是三十岁那年,我终于向自己承认「我是个不喜欢教科书、读书的人,也是个不可能把考试考好的家伙。」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还算是能读书,只要读了就能考好试的孩子!」我不只是三十岁后为了对抗体制而离开没有好条件的就业市场,我还是个从小就喜欢问「联考为了什么?」的孩子,更打碎父母心心念念「应该是个读书的孩子」、「家里要有一个大学生」的期许,始终不上不下,到最后成为一个只有专科毕业、没有稳定收入的接案中年!

我与我辈(七○年代后期)那些只能读职校的同侪一样,像是身上有着不光采的印记,无法说出自己是哪个私校、哪个默默无闻的学校;我们不像那些前几志愿的人,总是可以大方地秀出自己的学校,与那些与自己相差一两轮的孩子相称学弟妹、学姊长;我们更甚是像绝大多数跟我们一样的职校毕业、考个专科或者技术学院的所有人一样,明明显而易见却往往被隐于整个社会之中:

好像,我们存在与不存在,都不是太重要的事。(反正前几名的那些人就能撑住这个世界了!但,是这样吗?)

关于「学历」这件事,后来的人生不断听着谁为了「有个漂亮的学历」所以去考了个研究所、没有考上国立的不念、没有拿到硕士论文对不起家里的期待;然后再不断地看着这些考完了研究所、国立大学、拿到硕士学位的所有人,继续过着他们所有人原来就持续的人生。没有更上一层楼、薪水也多不到哪去,但好像人生的某一块,就被补上了,缺憾就比较少了!

只是,到底是谁造成了这种没学历就有憾的观念呢?

年纪再长一点,离开学校久了,「学历」的追求开始换成「成就」的追求。而「成就」,能比的更多了:收入、头衔、婚姻、事业,甚或到这个讯息泛滥的时代,还得加一点:「名气」、「人气」。人们动不动开口闭口问:「你做这能干嘛?」、「你认真这些能做什么?」、「你以为你能靠这个成为什么?」就是很少、好少人问:「你喜欢这件事吗?」、「你喜欢你自己吗?」

若是在网络上不巧碰上比较专业领域的人,还会经常被不同领域的不同专家用那些中英夹杂的专有名词搞得晕头转向,再不就是一边交谈一边还要假装无事不断google「那是啥」,连基本对话都困难得像是需要翻译机一样!

网络的确是带来许多的信息,且让许多不同领域或是相同领域的顶尖或不那么专业的人凑在一起,但却更常因为名气、人气,画出一段难以沟通的距离,那不是所谓年龄差异的代沟,而是人们常常遗忘「说话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人!好像全世界的每一个都需要对自己所好奇的事,要有一定的专业,否则就无法发声似的。

于是,我们更难以突破不同的同温互相交流对话;于是,我们更不愿意靠近那些没有人用比较易懂的方式传递的专有名词;于是,我们跟随我们理解的、懂得的;于是,我们越来越难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难以表述自己的想法,渐而失去喜欢自己的能力!

还是青少年的时候,父亲为了我不好好读书考试,不断地帮我想着将来的出路,他问过我:「还是你要去打球(垒球)?」他找好教练说可以安插我去打个球,以后长大可以教球;十七、八岁的时候大概所有的老师都在下赌注看看我会不会考不上;一直到四十岁的如今,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仍然不断地被质疑、质问:「做这能干嘛?」、「写这能做什么?」、「能赚钱吗?」……

如果说「成为自己讨厌的大人(样子)」是许多长大成人/长成大人的人心里害怕的事。也许我们可以回头去看:是什么让我们相信了「学历」、「成就」、「成为什么」、「第一」……这些事是重要的?也许我们应该要思考的是,在这个当下(2020年)那么多「人气」、「名气」真的有帮助我们「找到自己」还是「追逐别人」?

某天,我在母亲的裁缝桌上熨烫着要做布包的布料,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回头看着年近七十的母亲还在车缝一件又一件工厂送来的布料,问她:「欸,说真的,妳好像从小没有要求过我要成为什么耶!可是我怎么一直觉得自己应该要成为什么?」

母亲继续车着她的衣布,头也没回的跟我说:「你知道要吃、要工作就好了啊!有一技之长、能养活自己就很好了啊!」

也许。我也是在母亲的这句话里终于放下「想要成为什么」的念头吧!即使我一直知道「我就只能这样了!」

成为自己没有很容易,但也没有很难。至少,要花一点时间陪伴自己、了解自己!

图:
20160626京都美山,Canon AE-1,对着镜子拍自己。
好想出国啊啊啊啊啊!

Sunline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uantea.com/suibi/1290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