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以图为文] 绘画日常_4 ~ 静谧的午后

 

 

 

的图片 第1张

中午的炎热让游人都消失了, 倒是让我有机会安安静静的写生, 天热, 油彩温软的, 反而有种堆积的效果, 风吹起, 油料里混了些沙土, 更有真实的触感。

远处的灰色的云渐渐卷过来,闷滞的空气里有几分湿度,马上就要西北雨,我只能趁着天光争取时间快画,后面的收尾是在旅馆里, 外面的雨已经下的老大了……

 

 

 

的图片 第2张


参加了[十日问卷]的活动

所以继续我的问卷

 

第五天: 六样你想对六个不同的人说的话

(1)

Dear Amir:

两星期前你才从医院里动完手术出来,本想你从多伦多回来的这几日可以和我出去走走,于是之前连假期都排好了,结果回来的当晚你就进ER,唉,亲爱的,跟你做朋友这么久,发觉你跟医院真是有缘啊,每次在电话里,你都要我要小心身体健康,然而倒底都是你让我担心受怕。

从高中开始我们在不友善的封闭小镇里就得互相照顾,我是东方来的转学生,你是喜欢男生的花美男(很给你面子了),而家里又是世代食古不化的伊斯兰教徒,为了混淆视听,我还当了你的"伪女友"一阵子,是你奶奶嫌弃的"Askush 阿语意指nobody”(因为不知我到底是那里人)。出柜的时候被你老爸海揍的那个晚上,你留言给我,只秀了[imy],我就哭了,我何尝不想你呢,辗转多年,我们俩都离开了小镇,离开了原生家庭,离开了令人窒息的[家族关怀],我们还是我们,一对异姓的姐弟(喂~我只大你两星期啊~~)

好好的去爱,Amir,去做你的Diva,美丽又强大的,当然有时后也会有泪水,可那又怎样,反正我们都充满了[抵御”被人讨厌”] 的勇气,去享受生命,因为很快就老了,不要留下遗憾。

还有,身体顾好,下次回来陪我去度假啦~~~lovely

(2)

亲爱的何姐姐

还是得叫你一声老师,在14岁正当启蒙的时候,你教导我绘画和文学,告诉我吴尔芙说过的名句:『女人需要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一笔属于自己的钱,才能真正拥有创作的自由。』,可当时的你却把自己圈在人生的囹圄里不能自拔,被一个自私的男人当成人生的跳板,可我那时太小了,懵懂中觉得不忍,但却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老师,你过的好吗?还有在画画吗?你教导我女人要过的自信潇洒,是为了不想让学生步上你的后尘吧,生活里的无耐不是说断就断的,只希望你不要太自苦。

(3)

OY姐

跟你做朋友也有10个年头,居然我们的友谊是建立在许多戏剧性之上,做人不能太轻信,但也不能全然不信,活到老学到老,多读点书,不要老关注别人名牌包上的缝线是人工还是机器绣的。

(4)

汤小P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我没有模仿她,我一直是我自己,像我的画一般,只是你不了解而已,就算在毕业前,你趁着专业课后帮我画了一幅那么漂亮的像,我们也回不到头了。多年后在校友的FB上遇到你,你还是住在原来的城市,非常可惜的是你父亲的早逝,我没有给你写下任何留言,我们彷佛在一个平行宇宙里却都互相知道着对方,跟[月河]一样,船在这边,只是离岸很远了。

(5)

Lin’nn

奸诈的家伙,你明知道的……

(6)

想念您,外婆

上星期五的夜里朦胧间梦到去外婆家的路上,出了电梯,在走道上可以看到远远的尽头有一位穿着白色短袖上衣和淡绿色长睡裤的老妇人,她依门望着将要返家的孩子……可路越走越长……我怎么也走不到门口。

婆,妳又得埋怨我了吧?好不容易儿子们都聚到一起,早知道外公去逝后妳应该同他们回泰国的,我没办法来看妳了,生死把我们分成两边,有一个梦那么长的距离。

回家去整理妳的遗物时,开了门还很习惯的说了句:『婆,我回来了。』,但房内默默,人去楼空,妳真的不在了。

婆,妳留下一样我最想要的东西,是双清末老家用的珐琅钿花银筷子,文革抄家的时候,太姑奶奶把它藏在梁上,第一次回去探亲的年代,姨婆把它交给妳,而妳又把它留给了我。这件事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太多的事想要告诉妳,舅舅要把房子卖掉了,妳如今也变成"灿烂的遗产",突然间没了"外婆家"倒让我有点丧家之犬的感觉 (哑然失笑) 。

婆……

 

 

 

的图片 第3张

道光年间, 林家大院请客时的银筷

 

 

 

的图片 第4张

珐琅钿花

 

 

桐生茂豫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uantea.com/suibi/1292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