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留给你的念想》-6

 

 

 

的图片

房门外,站着一个摇摇晃晃、浑身酒气的男人,拎着半瓶没喝完的啤酒。

是莫茜的爸爸。

莫茜从一旁放着香柱和打火机的柜子中,拿出打火机和香柱;点燃香柱后,把手上的香柱放到她妈妈的遗像前、双手合十的向妈妈说着话;接着,莫茜将打火机搁在了柜子的一旁,然后走出房外。

「吃过晚餐了吗?」莫茜对着摇摇晃晃的爸爸说着。她爸爸像是没听见,只是朝着她妈妈房间的方向去。

莫茜走去厨房,从橱柜里拿出米桶和结冻的猪油。

「蹦-」从她妈妈房间里传出了东西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莫茜放下了手边的东西、走向声音的来源。

走进时看见,妈妈遗照旁的柜子被推倒、原本插在小香炉上的香柱和香灰也散落一地;下一秒,小香炉径直地朝她的头砸去。

莫茜一阵晕眩,连忙扶住墙壁。

「香柱是甚么意思?妳在咒她去死吗?」意识不清楚的她爸爸,开始胡乱地发着酒疯。

那个男人根本不记得她是谁。

莫茜没有回答,摀着流下血丝的头蹲下身子、想捡起小香炉。

他向莫茜走去,一脚把个子比他矮小的她踢向墙角。

「妳解释清楚啊?」他对着倒在地上、因为撞击而站不起的莫茜怒吼。

莫茜没有回话。她知道她爸爸意识不清的时候都以为妈妈还在,时不时还会对着妈妈的遗照淘淘不绝地说话,就像是妈妈还在一样。

同样地,她心里也是那么渴望地。

然而,清醒面对现实的只有她。她不想戳破他美好的幻想,只是静静地躺在地上。

「妳说话啊?」他见莫茜没有回话,便朝向她走去。

他怒气冲冲、对着躺在地上的莫茜拳打脚踢,等着地上披头散发的莫茜求饶。

莫茜没有,只是任由她爸爸宰割。她想着等她爸爸打累了、就会去睡了,到时再起来准备晚饭。

她爸爸醒来时,意识通常是清楚的;他们会一起吃上一顿简便的晚餐,以往都是如此的。

虽然隔天,她爸爸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甚么都不曾发生过。

 

然而,他迟迟没有停下他的动作,反而因为莫茜的沉默更加恼火。

莫茜的意识有些模糊,身体也被打得有点麻木。

他回到她妈妈的房里,拿起那罐没有喝完的酒瓶、把里头剩余的酒一滴不剩地洒在房间后,拎着酒瓶走向莫茜。

莫茜扶着墙,她以为她爸爸是累了、回房间睡了;她一手摀着被小香炉砸到的地方、一手抹了抹脸上鼻血,心想明天肯定又让汤旻和唐娜担心了。

每次这样的时候,隔天到了学校总是招来一些闲言闲语,但她也不放心上。她想着,汤旻的个性总是容易紧张、然后拉着她去医院;唐娜和汤旻不一样,她每次都会很生气、嚷嚷着要带她去警察局。但是最后,她总会说服唐娜和汤旻,然后医院和警察局都没有去,则是像最初认识那般,去保健室而已。

莫茜想了想,明天又要让阿姨念了。这都不知道是小学期间的第几次了。

 

她将凌乱的头发往后一拨、准备重新扎好马尾,看见了直直向她走来的爸爸举起了酒瓶、砸在矮茶几上。

酒瓶裂成了她爸爸手上和掉落在地上的两截,还有一地的玻璃渣子。

「爸,你先别动。你的脚会踩到…」莫茜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想伸手制止她爸爸踩到那些渣子。

那被砸裂后、尖锐的酒瓶,毫不留情地划向莫茜。

莫茜下意识地用双手挡在了身子前方,那尖锐的酒瓶便划在了莫茜的手臂上。血从手臂上溅得一地,那原本就一地玻璃渣子的榻榻米,顿时又多了一摊凌乱的血渍。

莫茜也没有意料到她爸爸会有这样的举动,没有站稳的她踉跄地往后摔。

她爸爸被眼前的一片血吓到了,吓得跌坐在地上、直直地往后退,然后落魄地爬回她妈妈的房间。

她爸爸从破旧的裤子里掏出了香烟,想点几根烟压压惊。他迟迟找不到打火机,直到他一路往后、撞倒了莫茜搁在一旁的打火机。

打火机就这么掉在了意识不清的他面前。

她爸爸因为惊吓而不停颤抖的手,拿着打火机和烟。他点起了打火机、黑暗中忽然出现的火光让惊魂未定的他一手甩开。

打火机掉落在原本就在地上的酒。小小的火光瞬间成了一片火海。

「爸!」莫茜用手撑起了身体,不管眼前的玻璃渣子、直直地向他奔去。

「对不起,卓拉…卓拉,你在哪里…」顿时,她爸爸所有的情绪倾泻而出、眼泪像是泄洪般地从眼眶里不断地掉了出来;他大声嘶吼、哭着吶喊莫茜妈妈的名字。他找不到她、却又被火势困在了角落。

「爸,你快出来!你快点出来!」火势逐渐蔓延、挡住了莫茜直往她爸爸的路。

「卓拉…卓拉…我一直好紧张要当爸爸你知道吗?等你带小茜回家以后…」她爸爸语无伦次地喊着她妈妈的名字,依旧待在原地。

因为没有电费的关系,自动灭火器没有启动,莫茜试图打电话叫消防车也行不通、也来不及;于是,她拖着血迹斑斑的身子跑到大楼走廊拿灭火器。

意识不清的她,拖着瘦弱无力、血流不止的身体,使劲地将灭火器将屋里拖。

她逆着扑天盖地的浓烟、向着她爸爸的方向直直走去;同时,向外飘散的浓烟也引来了其他住户的注意。

她用力地拔开了灭火器的插销,将灭火器里的干粉不停地朝着火势喷去;灭火器已经用完了,蔓延的火势仍然不断散开,包围了整个房间。这么亮的情况下,她却找不到她爸爸的身影。

莫茜再强大的意志力也败给了瘦弱的身子,最终还是垮下了。

她心想,也许就是「回家」的时候了。

『我们一家三口,可以一起回家了…总想…见见妈妈…』莫茜脸上带着微笑,意识逐渐昏迷。

 

 

「在这里,在屋子里!」随着浓烟带走莫茜的意识,她也不知道看见的是甚么;从房门透进大楼走廊的灯光,似乎被甚么给挡住了。

莫茜的意识一点一滴的消逝,眼前一片黑暗。

栀子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uantea.com/suibi/1294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