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重金属叔要成名:美梦成真

的图片 第1张

我还记得自己小学二年级,我想当科学家,但是我的国中数学成绩,每况愈下时,我就知道这个愿望一辈子不会达成了。我还记得国中一年级,我有想过当职业指挥家,当时我参加学校管乐团,很喜欢从奥地利学成归国的指挥老师,一部份是因为他帅得像广告明星,另一部份是他指挥的方法非常唯美;但是等到我高中时,意识到自己识谱时像个文盲,而且不会弹钢琴的致命伤时,我只好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不过也在我高中时,看到法兰索瓦楚浮(François Truffaut)早期是个影评人时,我也想开始看电影写电影,于是在我25岁又2个月时,我开始写起“酒酿蜂蜜”。

纪录片“重金属叔要成名”(Anvil! The Story of Anvil )定焦在加拿大重金属摇滚乐团“铁钻乐团”(Anvil)的摇滚明星梦;那是一个重金属摇滚乐风靡全球的时代,至今仍然有一定地位的乐团,几乎都在那个时间发迹;即便“Anvil”影响后来许多知名,发行过十二张专辑,巡回过许多地方的他们,却还是在流行音乐的市场被遗忘。多年过去,“Anvil”的主唱大嘴史提夫库德罗(Steve “ Lips” Kudlow),和他年轻时的好友鼓手罗伯雷纳(Robb Reiner),早已经各自成家,也都各自有平凡无奇的工作:一个是学校营养午餐的送餐司机,一个是工人;他们的内心依旧没有放弃上台演出,他们对于自己是摇滚乐团的认知,始终坚若磐石。
终于有个经纪人自告奋勇,要帮他们安排欧洲巡回演出,操著浓浓的义大利口音的英文,让团员们常常摸不著头绪。巡回了老半天以为可以重返荣耀,结果场地不是宣传不力没人来,就是唱完了拿不到酬劳,因为场地型态诡异,也吸引来不少奇怪的观众;而巡回中间赶不上飞机,没跟上火车的突发状况,更是层出不穷,年近半百的两位大叔,一经此折磨,大概也想放弃了吧?但是巡回结束之后,他们却把自己的作品整理出来,找上以前替他们录音的知名制作人,克里斯桑格瑞斯(Chris Tsangarides),想要录新专辑,这是他们的第十三张专辑,索性就取名为:“拾参”(This Is Thirteen)。

进录音室前最大的阻碍不是作品,而是钱,现在已经不再像过去,今日的制作费早就不可同日而语;由于手边没这么多现金,所以主唱大嘴史提夫库德罗,只好向自己的大姊求救。几经困难终于开始录音,合作就是冲突的起点,果然大嘴史提夫库德罗和鼓手罗伯雷纳,继上次在巡回的冲突之后,又起波澜;但基于两个人,都不想放弃友情和乐团,很快又言归于好。专辑做好了,就是要拿去卖,但是唱片公司就是不受理,因为专辑风格不在公司的商业规划中。两千年后的媒体和流行音乐界,保守程度和学校的老教授一样,不可能再打开心胸接受新的可能,因为赚钱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Anvil”决定自己发行专辑,尽量兜售。影片的最后他们回到几十年去过,很受欢迎的日本,虽然只是开场秀,但全场爆满的观众,兴奋的乐迷,已经够让大叔们欣慰了…

的图片 第2张

我不是个重金属乐迷,甚至我不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重金属的特色是:音量极大、电子合成部分很多,加上主唱总爱嘶吼;这些特色和我深爱的“小红莓乐团”(The Cranberries)、“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或“苦黑葡萄乐团”(Negramaro),甚至是“酷玩乐团”(Coldplay)、“接招乐团”(Take That)的风格背道而驰。但是喜不喜欢重金属音乐,不影响看这部纪录片的兴致;也或许很多人看完“重金属叔要成名”之后,只觉得梦想应该用一辈子完成,但是我看到的,却是他们不再刻意拥抱音乐类型,而是真正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作自己的梦。如果每个人选择的路,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不管花多久的时间,一定都会走到终点,即使那个目标看起来,比太空旅行更不可思议;要记得,没有一件事情是不可能,也没有一件事情是一蹴可几的。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huantea.com/suibi/688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